塵翎部落格

關於部落格
我行,我思,我寫,我在,不分先後次序。
  • 1331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一個美麗的秋日下午(紐約行)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圖片:在紐約遇上顧城。
2006,十月秋日。


回來了。
 


紐約。

跟朋友說要去紐約,沒有人信我沒去過。都以為我甚麼地方都去過了(世界這麼大,怎麼走得完),多年來幾次想去,行程都遇上阻滯。後來又總覺得自己比較喜歡歐洲。

原以為這次仍沒法去成,機票出了問題,但最後關頭忽然又可以成行了。 


文化之城。

太多東西可看了。天天早出晚歸,走路,看畫看人看舞看景,很累,但很滿足。舞蹈看了Sylvie GuillemMerce Cunningham,都很好。還有一新進美國舞團,不太好,但沒關係。(聽說Sylvie明年會來香港藝術節,強烈推薦愛舞者去看,她是頂級的。)跟日本舞迷H說起,她妒忌不已,只酸溜溜說可幸在巴黎亦看過了。

又得朋友贈票看一場百老匯新劇,亦不俗。

又遇上DUMBO橋下藝術節,十分有活力有創意,真希望我的城也可參考人家的文化發展藍圖,做亞洲的紐約就做到底、學到足。此事暫且不表。

Guggenheim正好做女建築師Zaha Hadid的個展,以前寫過文章說她。很幸運可趕上此展覽,何況在Frank Lloyd Wright的建築之內,妙不可言。

還有很多(比如書店),這些文化資訊對讀友或也有點用處,其他就寫不完了,有機會再說。 


少年時。

走在華盛頓廣場附近,想起哥兒們FB,想起他們常說在紐約初識對方那天,Beyond的家駒死了,他們忽然一下子說了好多話,夜裡在這附近邊走邊說。後來他們身邊的女伴換了一個又一個,但哥兒仍是哥兒。 


圓圈是圓的/美麗時光。

見了M,生活得很好。見不著P,幾次錯過了。碰不上S,剛好走開。認識了tW在紐約的好友,透過她看了好多。遇上T,好像找到失散了的,命運很奇妙,可惜時間很不巧,只有一個秋日的下午。 


東京。
Tokyo

回程時順便留東京兩天,看朋友。是在巴黎認識的兩個日本女孩Hm,都剛好在東京,還有英國研究院的好哥兒M,也回家了。

H家,由她翻譯跟她媽聊天聊小津聊老日本,竟然一點文化鴻溝或代溝也沒有,好棒的日本媽媽。H家很自由寬鬆,難怪她那麼樂觀開朗,我們在榻榻米上睡在一塊,說了一夜的話。她說有時會來我的blog,雖然看不懂中文,看看照片也是好的。不知道她猜不猜得到這段說的是她。 


老了的時候。

老了的時候,如果有錢有氣有力,就周遊列國到處看朋友,而朋友也輪流來看望,應該很夠忙的了。 



後記/顧城。

在紐約41街地上遇上顧城的詩(見上圖),像遇上降落凡間的天使。

他的詩集剛好不在我手邊,不能來個中英對照,我把英文抄下來,玩個小遊戲,有心讀友或許可幫忙把中文原版貼上來? 

Now, on my heart’s page

There is no grid to guide my hand,

No character to trace,

Only the moisture,

The ink blue dew

that has dripped from

the leaves.

To spread it I

Can’t use a pen,

I can’t use a writing brush,

Can only use my life’s

gentlest breath 

to make a single line of

marks worth puzzling over. 

“Forever Parted: graveyard”

" meta-author=""> 分享至facebook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圖片:在紐約遇上顧城。
2006,十月秋日。


回來了。
 


紐約。

跟朋友說要去紐約,沒有人信我沒去過。都以為我甚麼地方都去過了(世界這麼大,怎麼走得完),多年來幾次想去,行程都遇上阻滯。後來又總覺得自己比較喜歡歐洲。

原以為這次仍沒法去成,機票出了問題,但最後關頭忽然又可以成行了。 


文化之城。

太多東西可看了。天天早出晚歸,走路,看畫看人看舞看景,很累,但很滿足。舞蹈看了Sylvie GuillemMerce Cunningham,都很好。還有一新進美國舞團,不太好,但沒關係。(聽說Sylvie明年會來香港藝術節,強烈推薦愛舞者去看,她是頂級的。)跟日本舞迷H說起,她妒忌不已,只酸溜溜說可幸在巴黎亦看過了。

又得朋友贈票看一場百老匯新劇,亦不俗。

又遇上DUMBO橋下藝術節,十分有活力有創意,真希望我的城也可參考人家的文化發展藍圖,做亞洲的紐約就做到底、學到足。此事暫且不表。

Guggenheim正好做女建築師Zaha Hadid的個展,以前寫過文章說她。很幸運可趕上此展覽,何況在Frank Lloyd Wright的建築之內,妙不可言。

還有很多(比如書店),這些文化資訊對讀友或也有點用處,其他就寫不完了,有機會再說。 


少年時。

走在華盛頓廣場附近,想起哥兒們FB,想起他們常說在紐約初識對方那天,Beyond的家駒死了,他們忽然一下子說了好多話,夜裡在這附近邊走邊說。後來他們身邊的女伴換了一個又一個,但哥兒仍是哥兒。 


圓圈是圓的/美麗時光。

見了M,生活得很好。見不著P,幾次錯過了。碰不上S,剛好走開。認識了tW在紐約的好友,透過她看了好多。遇上T,好像找到失散了的,命運很奇妙,可惜時間很不巧,只有一個秋日的下午。 


東京。
Tokyo

回程時順便留東京兩天,看朋友。是在巴黎認識的兩個日本女孩Hm,都剛好在東京,還有英國研究院的好哥兒M,也回家了。

H家,由她翻譯跟她媽聊天聊小津聊老日本,竟然一點文化鴻溝或代溝也沒有,好棒的日本媽媽。H家很自由寬鬆,難怪她那麼樂觀開朗,我們在榻榻米上睡在一塊,說了一夜的話。她說有時會來我的blog,雖然看不懂中文,看看照片也是好的。不知道她猜不猜得到這段說的是她。 


老了的時候。

老了的時候,如果有錢有氣有力,就周遊列國到處看朋友,而朋友也輪流來看望,應該很夠忙的了。 



後記/顧城。

在紐約41街地上遇上顧城的詩(見上圖),像遇上降落凡間的天使。

他的詩集剛好不在我手邊,不能來個中英對照,我把英文抄下來,玩個小遊戲,有心讀友或許可幫忙把中文原版貼上來? 

Now, on my heart’s page

There is no grid to guide my hand,

No character to trace,

Only the moisture,

The ink blue dew

that has dripped from

the leaves.

To spread it I

Can’t use a pen,

I can’t use a writing brush,

Can only use my life’s

gentlest breath 

to make a single line of

marks worth puzzling over. 

“Forever Parted: graveyard”

" meta-author=""> 分享至facebook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