塵翎部落格

關於部落格
我行,我思,我寫,我在,不分先後次序。
  • 1331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推倒鐘樓跳入海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圖片:推倒鐘樓跳入海,white screen。畫外音:200611月,中環天星碼頭。

( 意念來自《拋掉書本跑上街》內一幕white screen,寺山修司1971年作品。 ) 



寺山修司。鐘樓。

是的,借寺山修司來用。拋掉書本跑上街。white screen。畫外音:………。

中環舊天星碼頭最後一天,我沒有去湊熱鬧。因為自問沒有為保護古蹟做過甚麼,很心虛。

十個月前回來香港,忽聞悉中環天星鐘樓要拆,大半年前,報社同事已做了相關專題,大篇幅大版面,沒甚麼迴響。然而最後的日子,忽然很多抗議,很多人嘗試做很多事。

為甚麼不早一點?

我很不解,問阿朗,他慣例嘻笑怒罵說了半天,亦是不解。

我沉默,或可解釋說,之前幾年,關心台北北京上海巴黎多於香港,對此事甚無知。但其實心裡一樣虛得要命。 

曾來訪的異鄉人,J很愛坐這渡輪,兩岸天星碼頭來回幾趟,他記憶很深。要是知道舊中環天星碼頭沒了,鐘樓不響了,他會比我更難過。還沒來過的T,還沒來過,就已錯過了甚麼。 


字花。

爽朗女子鄧小樺打電話來,說《字花》要推動閱讀卡夫卡,網上連線各文學bloggers,問我是否支持,又,不妨順便在塵翎部落格通告一下。

這是當然的。向來支持卡夫卡。舉凡與文學有關的,都支持。支持字花、月台、呼吸、秋螢、香港文學……

很高興看見他們那麼年輕又那麼努力,在做一點甚麼。

詳情看:

http://www.fleursdeslettres.com/ 



牛棚書展。書就是書。

又,不妨順便亦替牛棚書展宣傳一下。今年舉行日期為121-4日。

主題是「書就是書」。宣傳海報做得很美。

另新設「牛棚書獎」,嘉許傑出本土出版。

詳情看:

http://www.oneaspace.org.hk/bookfair2006.htm 



請繼續努力吧,如果可以的話。
 


貼一文。

中環舊天星碼頭最後一天,我沒有去湊熱鬧。我去了看寺山修司。

這篇小文,寫於9月,一點作用也沒有,只是稍減我的心虛。 

***  ***  **** 

《明報》副刊 

欄名:七齣好戲

撰文:塵翎 

情調 

        《窮風流》的雷競璇說,巴黎有梧桐樹提示四季更替,指涉時間的流動,而像香港這樣四季常綠的城市,就缺少了這些能觸動人底感情的景觀。這個說法,有道理。 

        雷借葉開葉落談「時間」觀,仍怕自己說得太抽象。我且再浪漫一點,說「情調」,圖的是那層次和味道。四季如春不是不好,卻實在是少了許多有意思的細節。何況這裡本來已是春夏秋冬不分明,夏有亞熱帶該有的濕熱,冬卻永嫌不夠寒,春和秋總來去匆匆可有可無。就當種樹的人一番好意,花常開樹常綠,讓這城市永遠生意盎然朝氣勃勃吧,何必逼人感懷身世。 

        情調需要經營,也是可以經營的。種樹是小事,巴黎就算沒了梧桐樹,也還是有情調。城市景觀,樹影之外,尚有建築物。自十九世紀末大摩登後,巴黎已嚴格限制建築物的儀容,規定高度與外觀,做足保養功夫,即使忽個不小心蓋了座醜八怪高樓例如與鐵塔對望的蒙帕納斯大樓,給輿論鞭撻以後亦立即收手 ,留住了一大片雅緻的屋瓦。 

        在這熱愛送舊迎新的常春之城,說浪漫有點奢侈。天星鐘樓要拆民間也有反對聲音,我細讀官方解畫內容,發現竟有說舊鐘樓不是原裝,新建的更接近開埠的古典形象云云。我想了半天,恍然,是有人寧要一個21世紀出土的仿古建築,也不要上世紀六十年代的簡約美學典範。要假懷舊,也不要真情調。這與城市記憶失落無關,純粹是品味問題了。 

(17/09/2006)

" meta-author=""> 分享至facebook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圖片:推倒鐘樓跳入海,white screen。畫外音:200611月,中環天星碼頭。

( 意念來自《拋掉書本跑上街》內一幕white screen,寺山修司1971年作品。 ) 



寺山修司。鐘樓。

是的,借寺山修司來用。拋掉書本跑上街。white screen。畫外音:………。

中環舊天星碼頭最後一天,我沒有去湊熱鬧。因為自問沒有為保護古蹟做過甚麼,很心虛。

十個月前回來香港,忽聞悉中環天星鐘樓要拆,大半年前,報社同事已做了相關專題,大篇幅大版面,沒甚麼迴響。然而最後的日子,忽然很多抗議,很多人嘗試做很多事。

為甚麼不早一點?

我很不解,問阿朗,他慣例嘻笑怒罵說了半天,亦是不解。

我沉默,或可解釋說,之前幾年,關心台北北京上海巴黎多於香港,對此事甚無知。但其實心裡一樣虛得要命。 

曾來訪的異鄉人,J很愛坐這渡輪,兩岸天星碼頭來回幾趟,他記憶很深。要是知道舊中環天星碼頭沒了,鐘樓不響了,他會比我更難過。還沒來過的T,還沒來過,就已錯過了甚麼。 


字花。

爽朗女子鄧小樺打電話來,說《字花》要推動閱讀卡夫卡,網上連線各文學bloggers,問我是否支持,又,不妨順便在塵翎部落格通告一下。

這是當然的。向來支持卡夫卡。舉凡與文學有關的,都支持。支持字花、月台、呼吸、秋螢、香港文學……

很高興看見他們那麼年輕又那麼努力,在做一點甚麼。

詳情看:

http://www.fleursdeslettres.com/ 



牛棚書展。書就是書。

又,不妨順便亦替牛棚書展宣傳一下。今年舉行日期為121-4日。

主題是「書就是書」。宣傳海報做得很美。

另新設「牛棚書獎」,嘉許傑出本土出版。

詳情看:

http://www.oneaspace.org.hk/bookfair2006.htm 



請繼續努力吧,如果可以的話。
 


貼一文。

中環舊天星碼頭最後一天,我沒有去湊熱鬧。我去了看寺山修司。

這篇小文,寫於9月,一點作用也沒有,只是稍減我的心虛。 

***  ***  **** 

《明報》副刊 

欄名:七齣好戲

撰文:塵翎 

情調 

        《窮風流》的雷競璇說,巴黎有梧桐樹提示四季更替,指涉時間的流動,而像香港這樣四季常綠的城市,就缺少了這些能觸動人底感情的景觀。這個說法,有道理。 

        雷借葉開葉落談「時間」觀,仍怕自己說得太抽象。我且再浪漫一點,說「情調」,圖的是那層次和味道。四季如春不是不好,卻實在是少了許多有意思的細節。何況這裡本來已是春夏秋冬不分明,夏有亞熱帶該有的濕熱,冬卻永嫌不夠寒,春和秋總來去匆匆可有可無。就當種樹的人一番好意,花常開樹常綠,讓這城市永遠生意盎然朝氣勃勃吧,何必逼人感懷身世。 

        情調需要經營,也是可以經營的。種樹是小事,巴黎就算沒了梧桐樹,也還是有情調。城市景觀,樹影之外,尚有建築物。自十九世紀末大摩登後,巴黎已嚴格限制建築物的儀容,規定高度與外觀,做足保養功夫,即使忽個不小心蓋了座醜八怪高樓例如與鐵塔對望的蒙帕納斯大樓,給輿論鞭撻以後亦立即收手 ,留住了一大片雅緻的屋瓦。 

        在這熱愛送舊迎新的常春之城,說浪漫有點奢侈。天星鐘樓要拆民間也有反對聲音,我細讀官方解畫內容,發現竟有說舊鐘樓不是原裝,新建的更接近開埠的古典形象云云。我想了半天,恍然,是有人寧要一個21世紀出土的仿古建築,也不要上世紀六十年代的簡約美學典範。要假懷舊,也不要真情調。這與城市記憶失落無關,純粹是品味問題了。 

(17/09/2006)

" meta-author=""> 分享至facebook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